返回

我与Minecraft——作为玩家/服主

2012年左右,我还是初中生的时候接触到了Minecraft这款游戏,同学来我家里玩的时候下载了这款游戏(_也许是java版1.2到1.4左右?_),一开始看见同学玩这款游戏的时候觉得这款画质真差,整一个马赛克世界。同学倒是玩的津津有味的,好奇的我也接过鼠标想试试,一开始最有意思的就是TNT啦,放下一堆TNT之后用打火石点着,居然可以在游戏世界里炸出一个个大坑!游戏里还可以随便摆放方块造出通天塔,也可以向下挖掘到一片虚无的虚空,水碰见岩浆会变成石头,僵尸袭击村民后村民也会被转化为僵尸……种种游戏特性,越玩感觉这游戏越有意思,同学回家后我又度自玩了折腾了很久,比如研究陷阱,虐杀村民,建造堡垒火柴盒等等……当时玩得太久了以至于出现了3D眩晕。 这大概是我第一次接触到这款游戏,虽然第一天一直在玩创造模式。

我与Minecraft

作为玩家

初识Minecraft

2012年左右,我还是初中生的时候接触到了Minecraft这款游戏,同学来我家里玩的时候下载了这款游戏(也许是java版1.2到1.4左右?),一开始看见同学玩这款游戏的时候觉得这款画质真差,整一个马赛克世界。同学倒是玩的津津有味的,好奇的我也接过鼠标想试试,一开始最有意思的就是TNT啦,放下一堆TNT之后用打火石点着,居然可以在游戏世界里炸出一个个大坑!游戏里还可以随便摆放方块造出通天塔,也可以向下挖掘到一片虚无的虚空,水碰见岩浆会变成石头,僵尸袭击村民后村民也会被转化为僵尸……种种游戏特性,越玩感觉这游戏越有意思,同学回家后我又度自玩了折腾了很久,比如研究陷阱,虐杀村民,建造堡垒火柴盒等等……当时玩得太久了以至于出现了3D眩晕。
这大概是我第一次接触到这款游戏,虽然第一天一直在玩创造模式。

开始游玩

孤独的游戏

在第一次接触到这款游戏之后,我开始独自游玩起这款游戏来,建造房子,挖矿,种田,捕猎,躲避怪物的攻击,越玩越觉得这是一款“孤独“的游戏(单人模式),史蒂夫在一个近乎于无穷的世界中,没有人类同伴傻乎乎的村民不算,只有动物与怪物随机刷新在周围,孤独感在挖矿的时候感觉尤为明显,周围是一片黑暗,时不时传来蝙蝠的声音,或是骷髅的骨骼碰撞声,Steve度自在昏暗的火光下重复挖掘着矿石,这时候“适时”响起的Minecraft主题曲让这种孤独感达到了巅峰。

多人游玩

如果说单人模式的Minecraft是孤独者的游戏,那多人模式下又能获得完全不同的体会。在朋友的推荐下,我来到了多人服务器中,这时才发现原来Steve并不孤独,在这个世界中还有许许多多的Steve,那段时间大概是我玩这个游戏最开心的一段时间了,大概是因为初中的班级中有不少同学玩这款游戏,我们经常一起在别人的服务器中联机,一起挖矿杀怪,建造小屋,在班级中即使不能玩游戏也停不下讨论房子应该怎么建,还画图设计自动农场等设施。 我初中的时候部分同学已经有智能手机,并能玩Minecraft PE了,不过时间过于久远,我已经记不清楚当时的状况了,只记得参观了一个同学在手机上建造出来的家,甚至还用修改器弄出了隐形基岩等物品。

之后的高中的班级中玩这款游戏的人也不少,但是他们大部分都是手机(PE版)玩家,而我直到大学才有了第一部智能手机,所以那个时候我只能眼巴巴地看他们玩,那个时候手机已经可以局域网联机了,需要一个人开启热点然后其他人连上去,虽然只是有限世界,但是大家依旧玩得很开心。高中的时候平时不允许在学校里玩手机,但是到了校运会/校园活动/春游等场景的时候就能看见一帮人聚在一起低头双手抓着手机玩游戏——十有八九在玩Minecraft。

到了大学后,比较令我惊讶的是身边的同学大都不玩Minecraft,有些人只是听说过,也有些人根本不知道这是什么游戏…虽然我玩的也不多了,但是有时候想到了还会拿起手机玩一会。当时的手机版已经可以多人联机了,虽然都是些使用第三方服务端的服务器,特性严重不足,不过也可以挖挖矿,打打AI不太完整的怪物,建建房子之类的,虽然是多人模式,但是没有认识的人一起玩,感觉又回到了一开始的那个孤独的游戏。

更好的世界

之前一直在说Minecraft的单人或多人游玩部分,但是说到Minecraft还有一个东西不得不说,那就是MOD,初中的时候我就在Minecraft发现了一些“整合包”,看宣传,一开始还觉得难以置信,“这还是我玩的那款Minecraft吗?居然还可以这样?!”
不过比较遗憾的是,由于我的电脑配置一直很弱鸡,大型整合包玩起来都卡得难受,所以基本上都没有深入游玩过这些整合包,基本都是开着创造模式拿出来瞎摆一通。虽然受限于电脑的性能没能好好地体验一下MOD的乐趣,虽然基本没有好好玩过,但是依旧能感受到MOD的强大,可以说Minecraft能发展十多年,很大程度上是因为Java版的MOD极大的丰富了游戏的玩法,因为原版虽然说也有无限种可能,但是并不是所有玩家都能像那些红石大触/建筑党那样长期钻研一个事物的,而不断出现的新MOD使得游戏变得极具可玩性,科技或是魔法,古代、现代甚至是未来都可以通过MOD体验到。
在我接触到“光影”这种东西的时候,我再次发出了类似的感叹,原来这个世界还可以那么美,波光粼粼,柔和的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地上……不过由于我的弱鸡配置电脑,只能开一些低配光影,开了还经常卡死,所以一般只能看看别人的视频(别人的世界)了。

我是个什么样的玩家

上面说了很多我作为一个玩家游玩Minecraft的经历。我接触Minecraft也有差不多十年了,但是我只能说我对游戏还只是停留在浅尝辄止的阶段。那么多年来,我甚至没有单人打败过末影龙,更加不要说凋零了,功能设施上只建设过一个效率极低的刷怪塔,以及几个红石隐藏门,建筑上只在几个服务器造过那么几个小院子。对于后面出现的各种小游戏/趣味模式等等要么只是随便玩了一玩,要么根本没玩过,如空岛模式我只是跟同学联机的时候玩了一会,之后就没再玩过了。至于后来很火的起床战争等小游戏我基本没玩过也没什么兴趣。虽然可以说我接触Minecraft有差不多十年了,但是对于游戏的游玩程度,怕是还比不上一些才接触一年的玩家。大概初中时和同学一起联机游玩的那段时间就是我作为玩家玩游戏玩得最为深入的时期了吧。

作为服主

前面提到了我作为一个玩家的经历,虽然接触这个游戏已经有将近十年,但是我依旧停留在轻度游玩的阶段,但是这一两年来Minecraft并没有与我渐行渐远,交集反而变得更多了——因为我也开了一个Minecraft服务器。

启蒙

要说到最初了解到“开服”这个概念,也可以追溯到我的初中时期。那个时候我们同学几个人为了“自己当家作主”,想要自己联机游玩,先是尝试了hamachi“蛤蟆吃”进行联机,不过貌似那个时候我一直都连不上他们的游戏。
到了后来,更厉害的来了,同学琢磨出了用自己家的废弃电脑24小时运行,并配合花生壳把端口转发至公网,配合当时的整合包,一上来就开了个MOD服。这个服里面我们真正的“当家做主了人人都是op”,甚至我们还前往贴吧发帖宣传,一度服里面还有那么几个陌生玩家。这算是我对于“开服”最早的印象吧,那时觉得真的是相当有趣相当的神奇。

所见

大概是不太想一直坐在电脑前玩游戏?到了大学之后我也开始主要玩PE/基岩版了,并且由于不太想一个人玩主要玩的还是联机模式,这个时候版本大概是1.1左右,随着手机性能的提升,这个时候的基岩版比起我初中时期的PE版已经有了极大的提升,已经有了无限世界,也有了多个维度。不过那时候的多人游戏还不像现在这样有官方的服务端,只有例如pocketmine/nukkit这样的第三方服务端,因为缺少官方的源码,特性严重缺失,不过第三方服务端提供了丰富的api,虽然服务器里生物红石之类的要么功能不正常要么干脆没有,但是基于插件,还是能实现不少有意思的特性的。虽然怪物有点傻,红石不正常,但是游戏的两个核心内容还是保留了,那就是挖矿(Mine)建造(Craft),配合经济插件,地皮插件,大家依旧玩得挺开心,圈地建造商店,使用箱子商店开设个人商店等等…很大程度上还原了java版多人模式的游戏体验。

这个时期“盒子”之类的平台还存在,插件丰富,所以服务器也尤其的多,但是个人感觉这段时间也比较混乱。很多服务器感觉就是为了圈钱而开设,里面经常是各种花里胡哨的特效,头衔(都是花钱买的),还有各种特权,比如特殊装备等等。充钱能获得vip,vip还分不同的等级,有些可以飞行,有些还能有超级大的地皮。总之一个游戏能找出一大堆氪金点,花里胡哨的,我实在是不太喜欢。感觉到了游戏中还要各种炫耀与攀比实在是无趣。

最初的服务器

要说我开的第一个Minecraft服务器,应该是用树莓派开的。大一的时候(2018年初?),我在搜索“树莓派可以怎么玩”的时候看见有人用它来开了Minecraft服务器,所以我也照着别人的操作也开了一个,并使用sakura frp把端口转发到了公网,还装上了一些插件(pocketmine和nukkit都折腾了一番),甚至还建了个群前往贴吧宣传了一番找到了几个玩家。不过树莓派的性能真的是一言难尽,几个玩家跑跑图就开始卡了,世界都加载不出来了。并且当时学校晚上会断电,所以后来我把服务器移到了阿里云学生机上,卡顿问题得到了较大的缓解。不过这个时候开的服还处于玩票性质,没多久就处于凉凉状态了…

那个时候感觉比较遗憾的是虽然nk/pm的插件都比较丰富了,但是感觉缺少了原版特性的Minecraft就像少了灵魂一样,一直想着什么时候官方能够推出一个服务端就好了。

服务器的发展

官方服务端的出现

2018年下旬,我在浏览网页的时候偶然的发现了Minecraft bedrock dedicated server的信息,我之前的愿望竟然成真了!Mojang真的推出了基岩版的官方服务端!我马上在我的阿里云学生机上开始了尝试,当时的版本是基岩版1.8,终于可以用手机游玩到具有完整特性的服务器了。建设好服务器之后我前往贴吧开始了宣传,当时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个名字,所以只能随便给服务器取了个Fine server的名字并一直用了下去,之前的QQ群又活了过来。

服务器升级

原版特性完整的服务器就是不太一样,玩家更愿意长时间的游玩了,随着玩家逐渐变多,我发现阿里云的性能不太够了,服务器里经常感觉到卡顿,所以我想着是不是该升级服务器了,看看阿里云高配一些的机型,不得了一个月好几百块钱,一年就几千了,真的贵啊,正巧在在网上看见有人评测了英特尔的nuc8,他也是从玩树莓派开始一路玩到了迷你主机,所以当时我也想着不如买一台nuc8来开服吧,性能比一般的云服务器都强,并且精致小巧(从树莓派晚上来的我觉得方方正正的nuc真的很好看),也不怎么耗电,用个几年花费和租云服务器也差不多。于是我破费(其实还是花父母的钱)买了nuc8,当时还在学校,还专门找了个晚上不断电的房间放进去,并借用了学长的不断网校园网账号。继续使用sakura frp与frp+阿里云学生机来映射开服。玩家体验好了不少。
之后我还用nuc开过java插件服/MOD服,并且由于一开始的8G内存不太够一狠心又加了16GB的内存条,19年的内存条真的贵…这样下来我在nuc上大概花了4000+人民币,不过最后java服也凉了,原因大概是我的笔记本配置太差劲了,玩java版的体验极差,所以后来还是老老实实开基岩版服务器了。

服务器的玩家

从18年年底到写这篇文章的20年中旬,Fineserver已经开了一年半的时间了,期间起码有1000多个玩家来过本服务器了吧?虽然最后留下来的不多,现在服务器已经来到了第三周目,现在还在的一周目玩家已经不多了。不过我服的三个管理员倒都是一周目的玩家(虽然我也记不清楚他们是不是都是一周目就成为了管理员了),这个服能有今天也离不开他们的帮助,以及许多玩家的支持。
关于玩家的更多想法我后续再继续更新,总的来说虽然玩家们的年龄大多不大,但是一千多人也算个比较大的样本了,也算一个社会的小小缩影了。

服务器的完善

虽然mojang推出了基岩版的官方服务端,但是我个人感觉他们对此一直很不上心,性能上,linux端的表现比win端要糟糕很多(我一度以为我nuc性能也不太够,直到我换了windows server…),功能上,服务端一直缺少一个成熟的服务端应该有的东西——插件api,没有api甚至连最基本的传送功能都难以实现,更加不要说地皮/商店/圈地了。
不过我大二下学期的时候由于身体原因休学了,呆在家里的半年中折腾了一些东西,才有了下面的部分经历……

最原始的插件

这些缺少了的功能我们在一周目的时候只能勉强靠着命令方块来实现,比如命令方块圈地(非领地主人进入命令方块范围内就会被传送出去等等),或者是命令方块商店之类的。不过某天我在github上看见了mcmrarm提供的一个制作插件的教程——大致上就是反编译服务端后获取函数,并hook相关的函数并作出处理。当时正好有两个玩家团体之间由于物品被盗原因互相指责,结果导致双方都退出了服务器,所以我一直希望基岩版能有一个类似于java版coi的行为日志插件,所以在实现了mcmrarm的爆炸箭教程之后我凭借着我贫乏的c++知识做出了我的第一个插件——行为日志,之后总算不那么怕熊孩子偷了东西还栽赃他人了。虽然此时插件制作已经成为可能,但是由于我的技术不够,所以我也没有继续深入了。

Stoneserver

某日在minebbs上看见了Codehz大佬的宣传帖子,宣传他的stoneserver,据称提供了插件api,所以我加入了大佬的tg群组,并不断地向他请教stoneserver的插件开发相关问题。stoneserver其实是一个基于官方版服务端(一开始貌似是安卓x86版客户端)做出的服务端,大佬采用和之前爆炸箭类似的方式hook并处理了服务端的函数,并封装起来,使得我们可以使用JavaScript(typescript)以类似于官方脚本的语法来开发插件,几个版本过去后,Stoneserver也越来越成熟,我也做出了行为日志/基础指令/圈地/装备特效等插件,虽然性能不太好,但是也算基岩版服务器的一大突破了,并且当时别人也能用上我做的一些插件,还是挺开心的。

不过由于mojang每次更新都会修改很多东西,Codehz大佬大概是不太想一直维护了,所以stoneserver停更了,我的那些插件也凉凉了。

bdl

失去stone后的一段时间Fineserver又进入了无插件保护的状态,不过很快我就找到了另一个类似的项目,Sysca11的bdlauncher,插件也提供了诸如基础指令,圈地等功能,不过这个时候我已经开学了,所以也就没有再继续折腾插件了,一直用着大佬写的插件。

bdx/element0

到了2020年,mojang的bds依旧处于alpha阶段,依旧没有任何针对服务器的完善,不过好消息是基于bds的插件加载器有了更大的发展,Codehz又重新开始了一个名为element zero的项目,而Sysca11的bdl升级成了bdx,这两者都基于windows版的bds来开发,性能表现要比linux版的好太多了(linux版的优化一度让我以为我的nuc性能带不动20人),并且提供了丰富的插件接口,可以通过js/lua的方式来制作简易插件,让更多的人参与进来(Stoneserver的时候压根就没几个人做插件,而现在就多了),可以说虽然官方极其不作为,但是在民间开发者的努力下,一个相对好一些的时代来了。

我开服是为了什么

要是问我开服是为了什么?大概是通过开服能认识不少人,不再像单人游戏时那样的孤独吧?如果不出现大的变故,我的计划是这个服会一直开下去,能开多少年我倒是无法保证,但是争取一直开吧。

啰啰嗦嗦写了很多,但是依旧没有写完,眼睛倒是有些累了,哪天有时间的话再继续补完吧~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本站访客数:
Built with Hugo
Theme Stack designed by Jimm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