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木集

草木集合

记录我看见的花花草草。
2021/5/27
这半个月来脚都不太舒服,活动范围局限在宿舍-教学楼-食堂,今天虽然脚还是有些痛,不过突然想出去走一走,所以绕着湖走了一圈。今天还发现了两个很方便的APP,PlantNet和形色,可以拍照或者是上传植物的图片来识别植物品种,感觉很有意思,走了一圈收获也很多,认识了很多之前经常看见但是叫不上名字的植物。
喻家湖森林公园侧正好朝着西方,所以傍晚散步常能看见日落。

日落1
日落1

日落2
日落2

  1. 广玉兰(荷花玉兰)
    五月,几场风雨之后,宿舍楼下的树上开了一朵朵巨大的白花,走在旁边能闻到淡淡的幽香。在学校住了将近四年后第一次注意到原来这些树还是会开花的,之前我还以为这些是枇杷树,开花后才发觉并不是。于是我搜索 “叶子像是枇杷,开大朵白花的树” 才得知其名为广玉兰。
    确实,虽然这两种树都是大片的椭圆形叶片,但是仔细观察还是有很多的不同,枇杷树的叶片更加细长,边缘有一些锯齿,且叶面比较粗糙,而广玉兰的叶片表面光滑有光泽。
    IMG_20210517_170019.jpg
    IMG_20210517_170019.jpg

    IMG_20210517_174358.jpg
    IMG_20210517_174358.jpg
  2. 白花三叶草(车轴草)
    学校路边的小花,如驾校旁边的草地就有很多。貌似有很多草坪都种植了白花三叶草,所以大概也不算野花了?
    baihua
    baihua

    车轴草
    车轴草
  3. 马泡瓜
    之前秋冬季节爬山或者是走在野外的时候 经常能看见路边的杂草堆中有一些圆圆的果子,成熟后是黄色的,还没熟透的时候则是青绿色的,表面还有着条纹,看上去还有点像是小小的西瓜,不过它的果肉不像西瓜那样充实,果肉只有薄薄的一层果肉,剩下的便是小小的种子有点像是黄瓜里面的籽——查找资料之后了解到这玩意确实是 葫芦目-黄瓜属 下的植物,当时我还尝了一点点果肉,有一点点甜味,不过感觉有一点点怪异?
    网图
    网图
  4. 无患子
    马鞍山森林公园中挺多这种树的。(并没有特别确定这个就是无患子,群友告诉我的,网上一查好像确实长这样。)
    image.png
    image.png
  5. 酢浆草
    我们小时候总把它叫做“酸咪咪”,可以说是极为常见的植物了,在阴凉潮湿的地方很容易就能发现。小时候总喜“斗酸咪咪”,把酢浆草的茎折断,然后撕出一条纤维来,叶子留下来并留下一段茎作为柄,然后互相“勾搭”对方的“酸咪咪”,看谁先把对方的细丝给断开。
    五月多,学校里面的酢浆草都开花了,紫色的小花早晨开启,日落之后便合上。
    酢浆草 花
    酢浆草 花
  6. 蛇莓
    小时候在奶奶家所在的院子里面,和小伙伴一起在草丛里面玩的时候经常能看见这种红红的果子,貌似当时我们就叫它蛇莓了,有人说蛇会吃这种小果子。感觉看上去红彤彤的还是挺诱人的,不过当时有人说这些果子蛇舔过,所以我没敢吃(不过据说这果子也没什么味道,还有轻微的毒素)。
    蛇莓也是相当常见的植物了,在阴凉处不经意就能发现一些黄色小花以及红红的小果子(五月),今天吃完午饭走在路上在路边的草丛里就看见很多。
    蛇莓的花
    蛇莓的花

    这果子不知道是被虫还是鸟吃掉了一颗。
    蛇莓
    蛇莓

湖溪河花费了一两年的时间改造,但是我觉得改造的效果不太好,似乎只是由臭水沟变成了没那么臭的有绿道的水沟,水还是浑浊的,依旧有一股异味。看来即使截污了,但是死水依旧很快就会变臭。
不过湖溪河(沟)周围种了不少的花,初夏这些花都纷纷开放了。

丽蚌草,别名银边草,多年生草本。盛夏之际地上部分常枯萎而休眠,9月初再次萌芽生长。园林用途为宿根观叶植物,园林中多丛植或与山石相配而栽植,效果均好,此外,还可做花境等镶边配置。

相当常见的绿化植物了,教学楼下、湖边都可以看见一丛一丛的银边草。

银边草
银边草

12. 矢车菊

矢车菊(拉丁学名:Centaurea cyanus L.)菊科矢车菊属一年生或二年生草本植物,高可达70厘米,直立,分枝,茎枝灰白色,基生叶,顶端排成伞房花序或圆锥花序。总苞椭圆状,盘花,蓝色、白色、红色或紫色,瘦果椭圆形,花果期2-8月。
矢车菊的故乡在欧洲。它原是一种野生花卉,经过人们多年的培育,它的“野”性少了,花变大了,颜色变多了,有紫、蓝、浅红、白色等品种,其中紫、蓝色最为名贵。在德国的山坡、田野、水畔、路边、房前屋后到处都有它。它被德国奉为国花。

在湖边的发现了这丛矢车菊,虽然长势不是太好了,但是蓝色的矢车菊真的很吸引眼球。

蓝花矢车菊
蓝花矢车菊

话说菊科的植物真的很多呀,上面的很多花都是菊科的。一年蓬应该算是非常常见的野花了,随处可见,生命力顽强,但是它们往往不那么起眼,只有开出白色小花的时候才会让人注意到。

Licensed under CC BY-NC-SA 4.0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本站访客数:
Built with Hugo
Theme Stack designed by Jimmy